质疑!《天龙八部》和《鹿鼎记》不是金庸自己写的

         如果《天龙八部》《鹿鼎记》等一干作品真的系金大师的手笔,如果金大师愿意将写作的角度转向社会生活领域的话,那他会有八成以上的把握成为第一个得到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人。赛珍珠那部以中国社会为题材获得文学奖的《大地》无论在整个作品的布局、作品的立意和思想高度以及对深层文化的理解上都稍逊《天龙八部》等一筹。离我们比较近的两个日本人川端康成和大江健三郎,以他们的功力和余秋雨之流PK那是绰绰有余,但是如果要应付《天龙八部》《鹿鼎记》的作者,还是有点吃力。

  但是我越来越怀疑这些作品的真正作者到底是不是金大师。理由如下:

  1、金大师的第一部作品是1955年的《书剑恩仇录》,是公认的很不错的作品。到了1961开始写《鸳鸯刀》、《白马啸西风》,这是金大师所有作品中超级烂的两部,完全属于一个三流写手的水准。这里出现了第一个疑点:一个专业人士在不间断训练的情况下,技术水平居然没有提高反而出现大幅度的滑坡,太不可思议了!同时请注意,1961年,金大师在写另外一部十分精彩的作品《倚天屠龙记》。同一时间出现的作品水平差距竟然如此之远,这已经不是不可思议而是匪夷所思了。

  2、1963至1964年金大师在写作最精彩的作品《天龙八部》期间到欧洲游历,但是期间《天龙八部》在《明报》上的连载并未间断,这可能是金大师的一个疏忽,临走前忘记交代枪手暂停一下。但是就有人就这个问题提出质疑,金大师的解释是:好朋友倪匡代写了一部分。倪匡,想必有看武侠的朋友都知道。既然金大师都承认一部分是别人代笔的,那么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整部作品都是枪手操作的,甚至还不是一部作品或者一个枪手。当时金大师是《明报》的老板,叫几个写手署一个他指定的笔名应该不是太困难。

  3、金大师在小说写作上封笔之后是不是都没有动过笔呢?不是的。他还写过一些社论和演讲稿。大家有兴趣可以去观摩一下。我这里以一个小辈的态度客观谈一下大师1994年在北大关于中国历史观的演讲。整个演讲的风格是自得中略显浮夸,客套中稍带吹捧,类似于后来的杨振宁风格,总之缺乏本应该表现出来的大师风范。就演讲内容而言,谈了一些民族融合的表面现象,没有深入剖析,很象一个中学历史老师的教案。这绝对不是能写出《天龙八部》作者的手笔。

  4、很明显,金大师最近几年对早期作品表示出相当的不满,所以不时冒出来修理加工一下。文学史上对自己经典作品不断修改的作家也不在少数,但是能够作到每一处的改动都能够达到画蛇添足效果的只有金大师一个人!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极其罕见并且怪异的现象。从改动的思路来看,改动者完全不能领会原作品中体现出来深层的人生哲理,而是从一些世俗、粗糙、表面化的角度去处理某些情节。比如对《鹿鼎记》的修改,我只能说这个大师想给断臂的维纳斯接上义肢。这样非但浅薄而且可笑的行为居然出自一个绝顶高手,我们不得不怀疑。合理的解释就是,原来的作者根本就是另有其人。

  5、谁是抢手?金大师写第一部作品《书剑恩仇录》于1955年,当时的身份是《新晚报》的编辑。《新晚报》原来一直在连载梁羽生的武侠,2月初梁一时没有时间继续,总编罗孚叫金大师(当然,当时还离大师很远。)写一部先顶一下,于是《书》开始连载。该作品的前面几个章节主要应该是由今完成的,为什么仅仅是主要而不是独立完成?因为《新晚报》的主编还不至于那么大胆将这样的大任务完全交代给一个从前从来没有写过小说(这是金大师自己说的)的编辑。《书》的前面几个章节也平淡无奇,丝毫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但是细心的朋友可以发现该书从第7章《剑气沉沉作龙吟》开始,写作的风格和手法逐步作了大幅度的调整,才使这部小说免于落入俗套。当年这部作品也正是从载了一半左右开始吸引大批读者的。那么,后半部《书》到底是哪位出手的呢?请诸位自己去把梁羽生的《七剑下天山》《白发魔女传》等作品和《书》比较一下。我想,第一位出场的枪手应该是梁羽生。

  6、1956年写的《碧血剑》应该是第一部金大师独立完成的作品,这部作品连载于《香港商报》,此时梁羽生于公于私都不会给他代笔,但是在整体设计上给予了一定的帮助。《书剑恩仇录》的成功使金大师认识到一点:武侠不能是粗糙的打打杀杀。所以在《碧》一书将场景设计在明末,引入了崇祯和他的公主,虽然有点牵强但是总算是超越旧套的武侠。传说中金大师精通佛学、道学和儒学的深厚功力在这部小说中没有丝毫痕迹,所引用的部分诗词也未能柔和顺畅地溶入作品。该文意图刻画的袁承志在大侠风范上与郭靖、萧峰相去甚远,在快意恩仇上无法与令狐冲、杨过相提并论,在书中的风头甚至被一个配角金蛇郎君盖过。该书在人物形象描写上是有硬伤的,质量在十四部作品中应该属于倒数有名的,但是金大师不止一次地宣称这是他最满意的作品,或许有点国人惯有的敝帚自珍心理吧。《碧》书代表了金大师早期的功力。

  7、1957年伟大的作品《射雕英雄传》开始动工,但是这部作品并不是从一开始就精彩纷呈,金大师的可能是想迎合当时大量老派读者的阅读习惯同时加大武侠小说的文学韵味,所以在前几章中密集地使用了诸如:正是:阴世新添枉死鬼,阳间不见少年人!;可怜她:花容月貌无双女,惆怅芳魂赴九泉。这样半江湖半文言的语句。这一用句特点在后来的《鸳鸯刀》中表现最为明显,个人认为这很能反映金大师的语言功底,毕竟是学法律出生,写作又是以评论性的杂文见长。这时候有一个传奇任务从遥远的内蒙古一路历经千心万苦跑到了香港,他接下了金大师的棒,成就了《射雕英雄传》。《射》中有一个若隐偌现的人物—--俅千仗,这个人物与全文发展思路基本无关,但却给予了相当的笔墨,是不是在暗示着某种东西呢?从前给皇室制作工艺品的匠人都喜欢在隐蔽的地方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比如刻上名字,尽管这样有杀头的危险。同时请大家注意黄蓉的出场方式,绝对不象金大师手笔。最重要的枪手倪匡出场,他将在以后的系列作品中担负艰巨的任务。

  倪匡当时的身份是偷渡到港的低级产业工人,具有外星人般的文学天赋,作为报社编辑的金大师偶然发现了这样的人才。如果倪为金大师代笔,对大家都有好处,何乐而不为呢?

  (本人意图并非对某个人进行攻击,只是想能以科学求实的态度引出点滴值得探讨的问题,如果让一些FANS感到不满,敬请谅解!)

  致骂街者:我可以理解作为一个FAN的心情,但是我在第一个帖子已经说过本文的目的只是引出点滴值得探讨的问题,所以我的措辞用的都是个人语气,并不武断。你可以有你的观点,如果言之有理,欢迎一起探讨,如果仅仅想骂人,恕不奉陪。历史的沉积、文明的冲突、交融的深化,深层的文化反思才得以展开。希望学习的人都应该有点陈寅恪先生提出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千万不要让惯有的思维禁锢你的灵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